暹罗日志

吸猫成瘾,撸猫丧志?

生活中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但会在月黑风高夜里提着大包小包,去小公园、小树林里寻摸徘徊。无论是萌妹子还是糙汉子,生活南辕北辙的两个人都可以扎堆坐在一起对着手机屏幕露出奇怪的痴笑……

 

你以为他们在聚众干坏事?不,他们在聚众吸猫撸猫。有人戏称,吸猫撸猫已经和广场舞并称为中国民间最受欢迎的活动。

 

吸猫撸猫,是一种瘾,可致吸食者浑浑噩噩、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在很久很久之前,这种瘾就已经侵入人类的生活圈,攻克了人类的免疫系统。

吸猫成瘾,撸猫丧志: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沦为猫奴的?

撸猫,是一场穿越时空的不谋而合

 

《礼记·郊特牲》记载:“迎猫,以其食田鼠也。”

《咸淳临安志》中记载:“都(杭州)人畜猫,长毛白色者,名狮猫,盖不捕鼠,猫徒以观美。”

咸丰年间,甚至出现了《猫苑》这种关于猫的百科全书式书籍,可谓:科学撸猫,快乐双倍!

 

人类最早将这种傲娇系生物迎进家门,是看中了他们捕食田鼠的能力,却没料想在与猫朝夕相处之后,纷纷拜倒在它的“萌功”之下。

 

南宋爱猫名士陆游,为了收拾祸害自家藏书的老鼠,养了只名唤小於菟的狸奴。假如宋朝有微信的话,陆老师养猫后的微信群大概是这样的:

 

吸猫成瘾,撸猫丧志: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沦为猫奴的?

如果说宋代撸猫文化兴盛于文人骚客群体,那明朝就是天子领头做猫奴了。明朝皇帝个个沉溺撸猫,大有撸猫戏百官,怒发冲冠为喵叫之势。到了嘉靖年间,这些猫主子在皇宫里不仅行动不受限制,而且还配有自己的“猫儿房”和仆人,并按照受宠程度享受“加官进爵”的待遇,好不威风!爱猫不幸离世,嘉靖痛惜之下命人在万寿山以金棺厚葬,荐度超升。

 

往前走上几步是民国时代,张之洞凭借养猫数量之多在清末民初的“猫史”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据记载,张老板家中的猫多达几十只,这群猫大爷整日在家中随地大小便,张老板也不生气,反而一本正经双标地嘱咐下人:“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

吸猫成瘾,撸猫丧志: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沦为猫奴的?

如果说张老板撸猫壕气冲天,那钱钟书吸猫就是不顾体面。据传,文化人钱钟书为了爱猫甚至可以抛弃绅士风度和邻居林徽因吵上几架。钱钟书家的猫太小,出门玩耍总是被林徽因家的猫欺负。于是,“护短”的钱老一听到自家的小猫咪在外嚎叫,立刻抄起一根竹竿进入一级备战状态,生怕自家的小猫被林徽因家的猫给欺负了。

 

钱老的这一系列“不体面”的猫奴行为还受到了妻子杨绛的吐槽:“钟书说它有灵性,特别宝贝。猫儿长大了,半夜和别的猫儿打架。钟书特备长竹竿一枝,倚在门口,不管多冷的天,听见猫儿叫闹,就急忙从热被窝里出来,拿了竹竿,赶出去帮自己的猫儿打架。”

吸猫成瘾,撸猫丧志:我们是如何一步步沦为猫奴的?

《唯有猫能治愈我》:流浪汉杰克森·盖勒克被流浪猫拯救,成为美国著名猫行为学家、猫届心理师和动物节目主持人的感人故事。


(0)

本文由 暹罗猫咖 作者:lianning2018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