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日志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写在前面

虽然更多的人懂得了“领养代替购买”,但流浪猫的数量依然越来越多了。

TA上海的囍时光最近家里的待领养猫咪突然在这个夏天激增到了20只,于是「一话」这次又去和囍时光,也就是你们可能都熟悉的Chris聊了聊。聊他在小区里做的TNR,聊他的喵领馆,还聊他那十几只等着你们来认领的猫咪们。

希望从今天起,它们能够顺利拥有一个家。

采访人:囍时光 / TA上海创始人

采访撰稿:张弛

编辑 &照片:扬羽

在靠近南外滩的一处高档住宅区内,有一所在上海爱猫人士中声名赫赫的“喵领馆”,它就是TA上海创始人囍时光(也就是Chris)设在家中的流浪猫救助中转站。

最近性格乐天的囍时光遇到了一个“麻烦”——新救助了20位喵星人,而它们中绝大多数的领养人却还不知身在何处。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因为这,

可以改变它的命运。

透过囍时光家客厅面向东北的落地窗,可以清晰地看见上海中心的外观,在“喵领馆”的租客看来那也许不过是一个远在天边的圆柱形三层猫窝。

囍时光这天就收到了一个网购的圆柱形三层猫窝,他拆开包装一边“抱怨”猫窝好贵一边利索地组装起来。

除了最近新入住的20只小猫,在囍时光家里已经有了常住居民——4只狗和6只猫。

在常住居民里最特别的也许是双眼因为疾病被摘除的边境牧羊犬Alice了,即便它什么也看不见,但在囍时光家里依然自由自在自得其乐。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家里双目失明的边牧Alice

其实之前囍时光住的是老洋房,面积没有现在这么大,但为了“喵领馆”他不得不搬到了现在的住处。

本职工作是珠宝品牌中国区负责人的囍时光,虽然销售的是坚硬的珠宝,但是他却有着柔软的心灵。这跟他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

1973年出生在马拉西亚著名的商业中心、旅游城市亚庇的囍时光,他的母亲和外公外婆在1949年从上海辗转多地最终落户在了亚庇。

囍时光的妈妈在他少年时期就带着他去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囍时光家不远的地方有个贫民区, 他的妈妈经常会办补习班帮助那些家境不好的孩子。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从小就非常喜欢动物

囍时光每次回忆起妈妈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的欢声笑语,就让他觉得特别温暖。

当时的马来西亚,囍时光很多亲戚都会买狗买猫来养,可是囍时光就在街上把一只温顺的流浪狗带回了家,大人们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会认真地回答说,“因为这可以改变它的命运。”

在瑞士求学期间,囍时光的校园里也有一些流浪猫,不过与我们印象里的流浪猫不同,那些流浪猫特别亲人吃得也特别好。

“这么多学生大家都会爱护喂养它们,感觉比家猫都养得更好,而且学校也不会去为难流浪猫,它们也是校园环境的组成部分。”囍时光回忆道。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在瑞士读酒店管理时,校园里大家都爱的校猫

工作以后,囍时光也习惯于给公益组织捐款,既有保护弱势群体的,也有保护野生动物的,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创立一个公益组织,直到2010年上海的一个寒冷夜晚。

那晚囍时光参加完一个饭局之后回家,在小区里遇到了一条瑟瑟发抖的小流浪狗。

他记得那天最低温度是零下5度,即便裹了冬装的囍时光也能感到寒意,更不用说那只小流浪狗了。

 

于是囍时光救下了这只小流浪狗,没想到他的这次救助不但改变了这条小流浪狗的命运,日后也改变了成千上万的流浪猫流浪狗的命运。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小区里的流浪猫,除了抓不到和新来的,均为TNR

当时微博还是新兴媒体,在国外工作生活时都不太用社交媒体的囍时光因为流浪动物救助开始关注微博。

从微博上了解了一些流浪动物的救助方法后,囍时光就从自己的小区开始做救助,做了半年以后,他发现这真的是一个无底洞,单靠他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影响到更多人。

从个人救助,到成立TA上海发动更多人一起参与救助,囍时光就此踏上了救猫救狗的道路。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与其在痛苦中死去,

不如安乐更加人道。

TA上海的宗旨之一是“快乐救助”,要让救助不但能给流浪猫流浪狗带来快乐,也要让救助人感到快乐。

即便如此,世间生老病死的定律终究谁也逃不过,救助的流浪动物如果真的不适合领养,那它们所要面对的可能就是TNR与安乐死这两项选择。

所谓TNR,是英文单词Trap(抓捕)、Neuter(绝育)、Return(放归)的缩写,这是一种目前被国际动物保护组织所广泛认同并接受的有效控制流浪猫数量的措施。

囍时光也是在发起TA上海之后一段时间才了解到TNR这种救助模式。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与我们聊天中的囍时光,和坐一旁认真听的大明

和很多早年开始救助流浪动物的救助人一样,囍时光刚开始乐此不疲,慢慢发现自己救助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流浪猫繁殖的速度,而把每只救助的流浪猫都带回家或者找领养也不太现实。

“TNR就是一个很好的答案。”

囍时光回忆第一次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做TNR其实还蛮虐心的,有的流浪猫很亲人,其实是可以带回家的,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放归了。

囍时光除了为自己小区的十几只流浪猫做了TNR,也多次为志愿者拦猫车所救下的流浪猫做了一系列的支援,包括流浪猫的医治、领养、以及TNR,其中做TNR的这些流浪猫在做完绝育后,囍时光会挑选安全宜居的小区分散放归。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小区里美貌的流浪三花,同为TNR

让囍时光感到高兴的是他发现小区里出现了陌生的剪了耳标的猫,这意味着小区里或者小区附近也有其他人在做TNR。

如果说TNR是生离的忧伤,那么安乐死就是死别的痛苦了。

 

囍时光觉得,救助流浪猫这件事,在精力足够的情况下会留下自己照顾或者找领养,可当流浪猫的数量增加到了几十只,就会反省会思考。

如果流浪猫确实不适合家庭饲养,那是不是应该TNR?如果病情确实太过严重,而它们本身也因此一直活在病痛中的话,那是不是应该选择安乐?

 

这样的心路历程,是囍时光真实的流浪猫救助过程。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今年被丢在囍时光小区里的两只小奶猫,现均已被领养

毕竟每个救助人情况不同,对于救助也好,领养也好,安乐也好,都有自己的标准。所以囍时光的标准就是,量力而行。

 

如果大家标准一致,志同道合就可以走到一起,人多力量大肯定是好事情。如果观念上有分歧,那么每个人用自己的方式去救助流浪动物,其实也蛮好。

 

所以现在,囍时光在遇到那些患有严重疾病或者即使治愈后依然难以保障生活质量的流浪猫时,会考虑安乐。因为通常这样的猫找不到领养,又没法放归,本身活着就是痛苦,所以他会寻求专业医生的意见,而答案,往往就只能是安乐。

“患有严重疾病的流浪猫即使放归了也无法生存,与其在痛苦中死去,不如安乐更加人道。”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每天都需要打两针的小黑

别看囍时光说得那么理性,其实他也有不忍心的时候。在“喵领馆”常住的一位纯黑的喵星人就是证人。

 

这只黑猫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拔过牙,而且还肾衰。当时囍时光跟兽医沟通给它做安乐,但不知道是沟通中哪里出现了问题,兽医没有给黑猫做安乐,而是进行了治疗。

囍时光心想既然这样,也许是它命不该绝,那就带回去养着吧。而这“心软”的代价就是每天囍时光请来的阿姨早晚给黑猫各打一针,直到有一天黑猫寿终正寝。

虽然患有肾衰是这只黑猫的不幸,但是能遇到囍时光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1个人救助100只猫,

肯定没有100个人,

每人救助1只猫效果好。

Alice嗅到了陌生的味道,警觉地吠叫起来,囍时光知道是领养人来了。打开门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哇,你这也太幸福了。”大热天从松江赶来的她看着客厅里的狗猫赞叹道。

在TA上海的志愿者、住在囍时光家隔壁的Grace的陪同下,小姑娘开启了“喵领馆”之旅。

在两个房间看过了十几只猫后,她似乎对一只三个月大的、全身白色头顶有黑色条纹的小猫情有独钟。这只小猫名叫健健,囍时光笑称取名叫健健是因为他是在去健身房路上捡到的。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前来看猫的小姑娘,和特别亲人的健健

 

之前还在窗台上打盹的健健,也许知道是有人要来领养它,顿时来了精神,跟着逗猫棒左扑右抓上蹿下跳,看来健健并非徒有虚名。即便另一只体型比它大一倍的折耳猫要来给它舔毛,健健也老不情愿地逃开了。

来看猫的姑娘在囍时光这足足看了有1个多小时,最终基本定下了健健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送走了这位从松江赶来的姑娘,囍时光算了算这批20只猫目前只有3只被确定领养了,还有17只待领养,其中1只还在医院治疗中。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家一部分的常住居民,生活得都很幸福

 

为了帮助被救下猫车的流浪猫找到合适的领养人,之前TA上海还给符合条件的、来自杭州、南京、苏州、扬州的领养人都送过猫。

新来的这批猫虽然都能跟原住民和睦相处,不过已经大大超出了“喵领馆”8只左右的中转量,这对于囍时光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我觉得救助人首先要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好,救助是第二位的,这是我个人的观念。当然也有救助人把救助放在第一位的,这个我也能理解。”

囍时光坚持TA上海就是“快乐救助”,其实就是量力而行,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和经济能力,能够救助多少就救助多少。

 

一个马来西亚人,和他的20几位喵星租客

 囍时光和Alice,温馨的一幕~

“1个人救助100只猫肯定没有100个人每人救助1只猫效果好”,所以囍时光鼓励更多的人去关注流浪动物,这也是TA上海擅长的事情。

通过与孙俪、奚梦瑶、胡歌、范晓萱、郑恺、景甜、李晨、李泉等明星以及一些国际品牌的合作,TA上海也的确大大提高了大家对流浪动物的关注度,并且在TA上海蓬勃发展的同时,TA成都也即将问世。

“至于关注之后做些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囍时光佛系地表示。

就如同当年在亚庇街头的那个少年,他可以对流浪狗视而不见,也可以把它带回家里。

(0)

本文由 暹罗猫咖 作者:lianning2018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